two子酱

考完了前两门,自我感觉良好,骚一会儿,摸摸鱼

我觉得这骨兄弟对对方的感情都是不一样的,胜过亲情但说不上爱情,就是普通的相处方式最棒了(用0.35和0.38的笔画)
p3是同学上课睡觉的样子挺可爱的😂
之后的几p等我学会sai就做成手书
快中考了,同学们都在死命复习,我却只想吃薯片

冷漠儿:

rua!

逐梦之翼:

都市倒影:

食触鱼Atouch:

【开车预定】
趁着我快睡着的时候立个flag(被未来的我打死)
🌚加上QQ空间里的
如果超过五十转我就画这俩的本子
到时候会打码的你们凑合看吧

让同学给我画个sans,她画了个火柴人“太瘦了“那再画一个”“你只是加上了衣服”😂

@W. D. Gaster 是这个吗?(不用谢😃)你可以复制b站视频链接然后在百度上打开网页然后长按图片就可以保存了

嘶g好吃,
好久没发老福特了,总觉得别人都画的真棒啊,等自己画好看了再发,大多数摸鱼都在QQ,也许是认识的人比较多好意思丢人现眼一些,emmmm对不起关注我的人啊,每次有人关注我就好心虚,有评论会开心到原地360°蹦跳,但还是心虚多于开心.特别的推荐!(特别的羞耻😂)

(ooc,中二病注意)
等我画好看了再打tag

【Undertale相关】十个被当作原作一设的同人二设

Fagraea:

EMMMMMM羊爸妈那个是真分了啊……


羊爸都说“我们能不能至少重新做个朋友”,这不就明示分了么……


难道鱼姐会在国王不是单身的情况下问那句话?










落 閘 放 圖:



雖然這裡主要是放圖的,
但還是希望在資訊量如此龐大的圈子內能保持常識正確。


思伊Yukrystal:



开篇废话一番:

           

           

我其实老早就有写这种类似内容的打算,但是总觉得这些粉丝大部分都清楚所以写来没什么养分。直至前天在群里讨论的时候有人再次提起了这个话题,我最后就决定在淡圈之前还是把它写出来。

           

           

阅前注意:

           

           

*设定概括可能不够全面,写的时候论据的查找也略仓促,如果有要补充或者辩驳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本文提及的设定是我和群里的小伙伴一起整理的,但是文是我自己敲出来的

           

           

*此文只限于讨论标题内容,没有洗白、抹黑角色或者站cp的意味,有一点吐槽ky的内容在内。希望评论能就事论事,不要把评论区当开战现场。

           

           

*此文允许lof站内转载,站外麻烦私信

           

           

1.sans喜欢番茄酱

           


Sans与番茄酱有关的地方有两处:

           

           

*sans在Snowdin的哨亭里有番茄酱

           

           

*sans在grillby的酒吧里饮下一整瓶番茄酱

           

           

然而,这两个地方没有一个足以证明sans是喜欢番茄酱的。他的哨亭里有番茄酱,但是也有蛋黄酱和腌黄瓜,别忘了,他是一个卖热狗的,亭子里有调料十分正常。至于第二点,喝完一整瓶番茄酱只能说明“他有一口气喝完一瓶番茄酱的能力”,但是不能说明“他喜欢喝番茄酱”。sans甚至都没有在事后表示他喜欢喝番茄酱。作为一个喜剧演员,这为什么不是他自带的一个即兴表演呢?

           

           

2.瀑布隐藏房间里的怪物是gaster

           


首先我们要知道fun值是什么。

           

           

Fun值(fun value)是在游戏开始时从1~100里随机选的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会决定你在游戏里遇上什么特殊事件,被决定的事件包括sans的电话、gaster的追随者,以及大部分人认为是gaster出现的269室。(所以不要反复地问别人gaster是谁为什么我没遇到,你没碰到是因为你不是欧皇)

           

           

数字对应的事件具体见下表:

           

           

当你fun值是66时,瀑布里会多出一个特殊的房间。

           

           

然而,269室的文件名是“房间_神秘人”(room_mysteryman),而且里面的怪物也没有自我介绍说他是gaster。在fandom wiki上gaster页的介绍也是“可能是初次见面的地方”。那到底哪些房间是与gaster这个角色直接有联系呢?

           

           

1.room264(文件名:room_gaster),也就是entry number 17所在的房间(后文也会提及)

           

           

2.gaster的追随者们(gaster follower)

           

           

3.声音测试室,有首名为“gaster's theme”的隐藏曲

           

           

3.Undertale的译名是“传说之下”

           


大陆普遍接受的“传说之下”,以及台湾的“地域传说”都是民间/非官方译名。官方目前仅有英文(原版)及日语两个语言版本。

           

           

(为什么au创作总是迷之执着于“xx之下”呢?)

           

           

4.sans的审判眼带有火焰

           


同人很多喜欢把genocide线(以下简称g线)里sans审判时的眼睛画出火焰来(一般蓝色为主),然而游戏里他的眼睛只是蓝黄交替变色而已,没有火焰,没有火焰,没有火焰!!!

           


同样的,审判眼这个称呼也是同人给予的,因为sans在其他线充当“审判”的身份,所以g线眼睛的特殊变化自然而然地被称呼为审判眼了。

           

           

(所以在各个公共平台说sans审判眼设定抄袭黑岩的评论停一停,你们为什么要凭着同人的设定来骂原作?)

           

           

5.Megalovania是Sans/Chara/玩家的曲子

           


首先你得知道Megalovania是什么。

           

           

Megalovania,可译为自大狂/狂妄之人,是Toby Fox写的战斗曲。

           

           

目前它一共有三个版本:Earthbound版(第一版),Homestuck版(第二版),以及Undertale版(第三版)。据说在今年9月14日发布的Hiveswap会有第四版。

           

           

第一版收录于2009年Toby Fox制作的Earthbound同人游戏Earthbound Halloween Hack中,是主角与Dr. Andonuts的最终战所用bgm。第二版收录进Homestuck这部网页漫画里,第一次用于flash动画之中(Bec Noir和Aradia Megido的对决,感谢笛斯的补充),且收录于2011年发行的第六部音乐集。第三版就是绝大部分UT粉丝都知道的,用于与sans在g线最终战的bgm,收录于与游戏时间同时发步的音乐集中。

           

           

(科普内容来源:http://knowyourmeme.com/memes/megalovania#fn2

           

           

undertale的音乐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以人物为主题的bgm(比如Toriel的战斗曲Heartache),和以事件为主题的bgm(比如坠落时的fallen down)。根据前两个版本的共同特色可以得出,megalovania主要用于强者间的对决,所以这首曲子不属于sans、Chara和玩家这三个人物里的任何一位。它不是人物向bgm,而是以“强者对决”为主题的事件向bgm

           

           

6.Sans有重置前的记忆

           


同人里会有这种设定无非是出自他在二周目以及genoscide的boss战里的言行的推测。的确,他能数出你来挑战他的次数,在长廊与他反复对话拿到彩蛋之一的后门钥匙时他也透露出对时空旅行有一定认知。问题是他同游戏里大部分角色一样,无法完整地记住重置前发生的一切。如果是因为他对上一条线有些许记忆的花,其他怪物或多或少也会有这种记忆残留,比如Toriel在二周目也会猜你喜欢哪种调料,再比如与Asgore对战的时候你跟他说自己被杀的次数他会点头。这点不足以支撑这个设定。

           

           

(本文篇幅有限,sans到底是否记得上一周目的事情这点以后我有机会将另写一篇文认真论证。)

           

           

7.Chara是Genocide线(简称g线)的罪魁祸首(即猹为屠杀背锅)

           

           

这条并不是要给Chara洗白。她的性格里的确存在黑暗的一面,从她开恶劣的玩笑以及Asriel的评价可以看出来。然而,她有黑化的倾向就等同于她是贯彻屠杀的人吗?

           

           

G线的开启条件是要玩家控制角色杀尽废墟所有小怪。此后的流程大致也是杀尽一片区域内所有的小怪和大小boss,没人强迫玩家一定要打到g线结局,玩家可以随时退出不干。但是他们自己挺过了难关,操控主角走到了最后,chara只是中途加多几句台词并露个笑脸,正式登场也是在砍完小花之后。

           


游戏当机被污染可以说是chara捣鬼,但是开启g线并从头打到尾的是玩家自己吧?让一个只在结尾正式露面的角色当整个悲剧的始作俑者是不是有点过于牵强了?

           

           

7(2).Chara与Sans互相仇恨

           


这是一个被用烂了的同人二设,同时也是上一条的衍生。只因为Chara出现在g线的结尾这个特殊位置所以很多同人会把阻止屠杀的Sans及贯彻屠杀的Chara当成死敌看待。然而游戏本身没有证据表明和sans对决的就是Chara。甚至Sans是否知晓Chara的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举个简单的例子吧,sans有提过Chara这个名字吗?没有。那就更别提知道他到底是否知情g线和Chara的关系了。

           

           

8.Toriel和Asgore已经离婚

           


在游戏里Toriel表示她因为无法接受Asgore这种消极等待以给怪物希望的做法而离开Asgore。可以明确的是这里的“离开”指的是“远离住在王城的Asgore,搬入废墟”。可是,这只能证明Toriel与Asgore只是分居,游戏里有提及他们俩不再是夫妻关系的内容吗?

           

           

分居和离婚是两个概念。游戏里没有提到他们做了什么特别的仪式解除了夫妻关系 ,就不要妄自猜测。

           

           

另外,在游戏的文本里,Toriel虽然厌恶Asgore的所为但是她表示还有宽恕的余地

           

           

                           

               


As terrible as ASGORE is... He deserves mercy, too.

               

               

(就像Asgore一样可怕......他也应得到宽恕。)

               

               

——Toriel

               

           
           

           

9.Sans只有开审判眼的时候才能使用能力

           


这么认为的人是不是忘记了sans多次走捷径(甚至带Frisk一起走),在Sans在grillby酒吧问Frisk会说话的花时他甚至开了时间暂停(和boss战时后半期战斗相似)

           

           

10.记录17里提到的“他们”是sans和papyrus(实验组)在房间264里,有一个在真实验室没有展示的实验记录17(entry number 17),原文是wingding字体,经翻译之后最后一句话总能引起粉丝的重视:

           

           

                           

               

What do you two think?

               

               

你们两位怎么看?

               

           
           

           


但是这个记录有提到“他们”是指骨兄弟吗?为什么就不可能是gaster的另外两位研究助手?就算gaster的存在与骨兄弟的出现存在诸多疑点和神秘之处,但那些也都是仅限于猜测,游戏里是没有讲明三人的关系的

           

           

同样的,g爹这个称呼也是二设泛滥的结果。gaster被认为是sans和papyrus的父亲本身就是一个推测,游戏本身没有解释,不过是父子的设定在同人里被接受得更为广泛而已。

           

           

结尾最后话痨一下:

           

           

列出这些信息并不是在说同人创作时要原作至上,什么都要按照原作来。二设的自由发挥自然是会为同人增添更多特色,但是在同人创作的时候我希望创作者自己心里清楚哪些设定用的是原作本来的设定,哪些是二次设定,而且在使用的时候最好可以注明,不仅起到给其他尚不清楚的粉丝顺道科普的效果,还能避免有些不知情的粉丝把同人设定直接默认为原作一设,最后导致二设泛滥。

           

           

最后,谢谢每一个把这篇文看完的人。